香港婦女勞工協會 https://hkwwa.org.hk 關心婦女勞工問題 爭取婦女勞工權益 Fri, 13 May 2022 04:54:53 +0000 en-US hourly 1 https://wordpress.org/?v=6.0.3 核數報告_2021 https://hkwwa.org.hk/%e6%a0%b8%e6%95%b8%e5%a0%b1%e5%91%8a_2021/ Fri, 13 May 2022 04:52:29 +0000 https://hkwwa.org.hk/?p=2985

]]>
【五一勞動節︰疫下勞動者勞動何價】N無勞工收入大減欠支援 逾8成沒受惠防疫抗疫基金 https://hkwwa.org.hk/%e3%80%90%e4%ba%94%e4%b8%80%e5%8b%9e%e5%8b%95%e7%af%80%ef%b8%b0%e7%96%ab%e4%b8%8b%e5%8b%9e%e5%8b%95%e8%80%85%e5%8b%9e%e5%8b%95%e4%bd%95%e5%83%b9%e3%80%91%ef%bd%8e%e7%84%a1%e5%8b%9e%e5%b7%a5%e6%94%b6/ Thu, 05 May 2022 06:00:19 +0000 https://hkwwa.org.hk/?p=2969
據政府扶貧報告,在職貧窮家庭數目在持續增加,加上疫情持續超過兩年,基層家庭經濟首當其衝。失業、開工不足、因照顧停學子女而停工、因確診或密切接觸而停工停薪等情況,將間接迫使更多家庭跌入貧窮網﹔政府有責任為基層勞動家庭提供足夠及長遠保障以渡難關。
.
—————————
女工會關注基層家庭的無酬照顧者及在職人士﹔疫情下接到求助個案大增,在今年(2022年)接獲不少與「防疫抗疫基金」措施有關求助個案,而本會也於4月份以網上問卷形式進行基層在疫情下的就業及支援狀況調查,再以個案訪談形式了解基層的工作狀況及政府支援情況。
今日勞動節前夕,向政府特首和勞工及福利局請願、要求政府針對疫症對基層勞工的打擊,正視疫情下被忽視的基本勞工保障。當中提出五大措施建議,包括:以持續性的失業津貼、放寛在職家庭津貼計劃工時要求及提升津貼金額、檢疫隔離應視為有薪病假並設有追溯期、及修訂政策為家庭照顧者提供照顧者津貼、修訂勞工法例保障跌入零散就業勞工。
.
—————————
問卷調查反映的實況
問卷主要是了解第五波疫情下基層勞工家庭處境及生活要求。4月首3星期進行調查,共獲得200份有效樣本,當中131名受訪者過去半年曾有受薪工作,至今51%受訪者開工不足,43%失業,僅得6%沒有受第五波疫情影響。
.
—————————
收入大減 4成4人需借貸度日
調查發現94%受訪者因疫情而減少收入,當中73%收入減少一半或以上,36%家庭總資產不足一萬元﹔44%受訪者更因此需向親朋或財務公司借貸,8成失業的受訪者估計需3個月或以上才能復工或找到新工作。基層勞工疫症下面對巨大經濟壓力,收入大減積蓄不足,工作的復元能力薄弱,可預計未來的經濟狀況每況越下。
.
—————————
受檢疫隔離 8成6人未能獲得有薪病假
調查中59%受訪者曾接受檢疫隔離,當中86%未能獲得有薪病假,有45%受訪者指出因工作身份為散工或兼職身份而不獲僱主提供有薪病假,其次原因為因染疫期間已失業。在經濟狀況轉差且面對染疫沒有有薪病假令基層雪上加霜。
.
—————————
基金支援不足 8成受訪勞工沒有受惠於防疫抗疫基金
政府注資270億元的第六輪基金措施包括「臨時失業支援金」(失業金)及「防疫抗疫基金」(抗疫基金)。惟受訪者當中80%未能受惠失業金,當中41%受訪者表示因開工不足,並非符合失業金要求連續失業30日而未能申請失業金。另外,30%受訪者表示不符合申請在職家庭津貼(職津)或不認識該計劃,因職津申請是有工時的要求,開工不足的話就不符合申請資格。
受訪者有近三成是無酬家務勞動者(即家庭照顧者),既承受家庭經濟壓力下更要兼顧照顧全家防疫抗疫,但勞動價值從來沒有在社會保障上得到確認﹔家庭照顧者為家庭而成為放棄發展機會是因為社會照顧服務長期不足,而照顧家庭也是在穩定社會及減輕政府負擔,所以,政府提供照顧者津貼也是一種對基層家庭勞動的肯定。
.
—————————
政策建議
調查結果顯示基層勞工在第五波疫症下受到巨大的經濟影響,不少人面對失業及開工不足,加上染疫後放無薪假,雙重打擊下陷入經濟困難﹔而家庭照顧者則更默默承受著多重困難。政府在疫情下提供的勞工保障欠奉,未能提供合適的支援。
.
根據以上要點,香港婦女勞工協會有以下五大政策建議:
➔ 要求政府推出持續性而非一次性的失業支援津貼,支援受疫情影響的失業人士,回應基層勞工復元能力薄弱、短時間內未能找到新工作的處境。
➔ 放寛在職家庭津貼計劃工時要求、提升津助金額,以支援工作不足人士,紓緩其經濟壓力。
➔ 盡快通過《僱傭修訂條例》草案,檢疫或隔離令應視為有薪病假,並同時必須設有追溯期,才能真正保障勞工權利。
➔ 針對家庭照顧者在疫情下,無酬家庭勞動增加的工作量,要求政府設立「照顧者津貼」,確認照顧者的勞動價值和身份。
➔ 零散就業在疫情下更為普遍,零散勞工卻因418的限制而被勞工保障拒諸門外。政府應盡快修訂法例,令零散勞工亦能享有有薪病假、年假、代通知金等的勞工保障。
]]>
【清潔工人職工會】確診唔代表有病假 清潔工人慘被扣薪 公司卸責政府懶理 兩千蚊抗疫津貼凍過水 https://hkwwa.org.hk/%e3%80%90%e6%b8%85%e6%bd%94%e5%b7%a5%e4%ba%ba%e8%81%b7%e5%b7%a5%e6%9c%83%e3%80%91%e7%a2%ba%e8%a8%ba%e5%94%94%e4%bb%a3%e8%a1%a8%e6%9c%89%e7%97%85%e5%81%87-%e6%b8%85%e6%bd%94%e5%b7%a5%e4%ba%ba%e6%85%98/ Wed, 04 May 2022 04:00:30 +0000 https://hkwwa.org.hk/?p=2965
疫情以來,全港不論戶外戶內、私人場所或公眾場所,清潔工人的工作量增加、壓力之高,市民有目共睹。
政府早前宣布推出第六輪防疫抗疫基金,提出透過「物管支援計劃」向前綫清潔工和保安員發放5個月每月2,000元津貼,作為辛勞津貼﹔但實際上郤並非一視同仁,仍有不少清潔工人不能受惠被豁出保障。另外政府建議修訂勞工法例(第599章),列明僱員因遵守《預防及控制疾病條例》(第599章)的規定以至缺勤,可視為病假日,可獲疾病津貼,但修訂遲遲未獲通過,政府亦稱修訂不設追溯期,前線基層工友身體、精神、經濟上均飽受煎熬。
.
—————————
本會接到來自不同處所清潔工人的投訴及查詢,並在3月份進行調查訪問,綜合問題以下︰
勞法修訂無期且不設追溯期   工人被迫放取無薪假或喪失年假
政府提出修訂勞工法例稱是要讓確診工人或密切接觸者接受隔離,而隔離缺勤的日子可視為病假;結果是大多數公司都抵銷工人的年假作支付、或直接要工人放無薪假。工人不幸染疫,能否定義因工作感染、能否申索工傷本就爭議不斷,現在就連病假都未能領取,僱主不支付病假薪酬變成「合法」雖然不合理,基層工人更是同時面臨健康與經濟上的壓力。
政府建立的「快速測試申報平台」及「核酸檢測申報平台」讓確診人士及其密切接觸者自行申報及取得隔離令或檢疫令。網上申報本來對一眾年長勞工而言極不友善,即使以電話申報,無盡的電話錄音亦令工友摸不著頭腦。有工友因確診當時不懂及時申報,輾轉一個半月,聯絡團體幫忙,以電話追問、電郵查詢才艱難取得衛生署發出的確診證明。然而公司管工卻堅持該確診證明不是醫生證明,拒絕接收及支付病假津貼。工會收到的個案遍佈政府外判、港鐵、私人屋苑、寫字樓、銀行、學校等不同工作地點。政府只「呼籲」「鼓勵」僱主體諒及酌情處理,然而政府自己外判下及作為最大股東的港鐵公司依然拒絕全面推行,讓確診工友能憑衛生署發出的證明取得病假津貼。
清潔工人多年來為香港衛生潔淨作出貢獻;在疫情爆發以來,一直站在抗疫前線,頂著壓力及染疫風險辛勤工作。領著與工作量、辛勞程度、厭惡性、風險不成正比的工資,當他們真的不幸染疫,卻連基本病假津貼都受到公司諸多阻礙、質疑。
政府修訂勞工法例卻拒絕設立追溯期,無疑是懲罰一眾居家檢疫、遵守隔離令/檢疫令的工友。年初全港疫症大爆發,至今超過 110萬宗感染個案,死亡個案超過 9,000 宗,醫療系統不勝負荷,衞生防護中心亦未及安排確診者入住社區隔離設施。不少工友確診後應政府及醫生專家呼籲進行「居家隔離」,若非病徵嚴重,工友大多沒有到醫院及診所看病。然而,是次修訂卻讓一眾病徵輕微或沒有明顯病徵的工友、遵守政府防疫要求而隔離的工友,因為沒有醫生證明而失去病假津貼。
.
—————————
抗疫基金津貼申請方法成疑   工人公司申請無門
政府早前表示將擴大防疫抗疫基金受惠對象範圍至醫管局、非官立學校等的工友,然而工會收到不少工友、清潔公司,甚至學校職員查詢,表示不了解申請方法。
有清潔公司以及學校職員更表示曾嘗試聯絡多個政府部門均沒有答覆,有政府部門亦表示不知道申請程序。
政府應盡快公佈津貼申請的程序及時間表。
.
—————————
抗疫基金非一視同仁   部分清潔保安工友未能受惠
政府在公佈及擴大第六輪「防疫抗疫基金」予清潔保安的支援,然而仍有大批工友至今被政府漠視,包括在地鐵、九巴等公共交通工作的、政府直接聘用的、其他政府部門(如漁護署)的外判清潔保安工人等。
政府不應「厚此薄彼」,應盡快開放津貼予所有於本年2月至6月擔任清潔保安服務的工人。
.
—————————
抗疫基金申請權責在物管手上   物管不管工人無奈
本會接到很多個案,包括銀行清潔工,因銀行分佈於不同商業大廈,銀行不可為工友申請、而商廈物管也不願意承擔這責任;也有承接商廈/工廈多層辧公室清潔的工人,因為商廈業權分散,管理公司不願意為這些清潔工人作出申請。即使聘用該清潔工的公司可作出証明,物管也不願意協助進行這些額外工作,該些大廈又並非三無大廈,清潔工人又剩下只有無奈。
有工友向物監局求助,物監局回覆:工友可自行向清潔公司要求,由清潔公司主動向物業管理處/公司提供資料,讓管理公司可以以其名義向政府部門遞交申請。如此下來,工友需要先「遊說」清潔公司或其僱主主動聯絡管理公司,再由管理公司負責申請津貼。對工友而言,程序間接及轉折之餘,清潔公司和管理公司會否積極處理亦是未知之數。
物管公司並無誘因會為政府承擔責任,更不會為清潔工人作出申請,增加自己工作量。政府應開放所有津貼申請,容許保安和清潔工友們可以以個人名義遞交申請,同時所有津貼應直接存入工友的戶口,省卻多餘程序,好讓工友盡快且直接獲取是次津貼補助。
.
—————————
本會強烈要求,政府應:
1. 盡快通過勞工法例修訂,涵蓋因第五波疫情而確診人士,由衛生署發出的隔離令/檢疫令/確診證明能替代醫生證明,讓確診者能獲病假津貼;
2. 盡快公佈擴大後「防疫抗疫基金」津貼申請的程序及時間表;
3. 開放「防疫抗疫基金」下予清潔工人及保安的津貼申請,予所有於本年2月至6月擔任清潔保安服務的工人,同時容許他們可以以個人名義遞交申請;
4. 在容許清潔工人自己申報同時,所有津貼應直接存入工人的戶口,省卻多餘程序,好讓工友盡快且直接獲取是次津貼補助。
]]>
【推廣員及零散工工會】疫情加劇就業零散化 抗疫基金偏重商家 政府無視零散工存在 https://hkwwa.org.hk/%e3%80%90%e6%8e%a8%e5%bb%a3%e5%93%a1%e5%8f%8a%e9%9b%b6%e6%95%a3%e5%b7%a5%e5%b7%a5%e6%9c%83%e3%80%91%e7%96%ab%e6%83%85%e5%8a%a0%e5%8a%87%e5%b0%b1%e6%a5%ad%e9%9b%b6%e6%95%a3%e5%8c%96-%e6%8a%97%e7%96%ab/ Tue, 03 May 2022 09:00:36 +0000 https://hkwwa.org.hk/?p=2958 據政府統計資料顯示,2018年本港約有55萬零散就業的勞工。自病毒肆虐至今,不少全
職工友都被迫轉為兼職、散工、或臨時工。來到第五波疫情,工作零散化更趨嚴重,情況
令人憂慮。


本會(推廣員及零散工工會)的會員主要來自零售業。在疫情期間,大批推廣員被迫停
工。當中炒散的工友大多率先被要求停工或僱主拒絕安排工作予工友們,導致其頓時無
奈成為失業人口的一員。最近疫情有稍微緩和的跡象,散工工友紛紛準備投入勞動市
場。可是,由於就業市場的工作仍然以炒散為主,工作日數和時間較短,間接令工友的
整體收入大減,影響其生活水平。值得注意的是,而工友們間歇性工作的工作模式,並
不符合申領失業援助金的連續30天失業的申領準則,導致有需要的工友們得不到這類
臨時性的失業援助。散工工友們努力尋找工作,盡己所長,得到的卻是政策上的忽視,
甚或變相懲罰。


勞法落後.令零散就業工人變相二等勞工
勞工法例對於散工沒有明確的定義,是以連續性契約為勞工權益保障的準則,即我
們俗稱的4118」(連續4個星期為同1僱主工作、而每星期工作超過18小時)工會發現
各行各業都會運用不同手法來中斷連續性契約」以逃避提供勞工權益保障予工友們。
見手法如每星期工作17.5小時,或連續工作3星期後就有1星期不足18小時,甚或每幾個
月就暫定編排工作予工友,待下個月才重新編排工作。而這種種手法,開始浮現於各
行各業,當中以零售業受影響的人數最多。但勞工法例沒有進行修訂,工會倡議多
年,要求按比例計算勞工保障,政府都沒有正視。多年勞法不改,在疫情嚴峻就業艱
難的情況下,零散就業工人處境不單不能改善,反而更多全職工變成零散工、變相成
為二等勞工,不受勞法保障。


推廣員就業不足收入大減.但失業金變相懲罰零散工
零散工在日常就是邊緣處境,當要面對疫情時處境更脆弱。產品推廣員是零售業中普
遍的聘用模式,零售業受疫情打擊,首當其衝的是推廣員,不獲編排推廣工作、或每
月幾天的零散工作。零散收入大大打擊推廣員的生計,只能靠努力搵散工工作,反而
令推廣員申請不到臨時失業援助金。政府的抗疫基金延續政策忽略就業邊緣的工友,
更變相懲罰零散就業勞工。


抗疫保就業計劃偏坦僱主.零散工零保障
政府推出的保就業計劃聲稱協助僱主保留員工,而資助款項是要透過僱主支付給員
工。這對零散就業工友不利、容易被忽略而又難以投訴追討。就如推廣員,透過不同
的推廣公司聯絡,被派往不同區不同百貨超市店做產品推廣,工作期由3-7日不等。推
廣員是散工、很多公司是沒有為散工開設強積金戶口,或以假自僱名義聘用﹔推廣員
日常就已被置於不受保處境。在保就業政策之下,百貨店不會為他們申請保就業,推
廣公司員工多散工多,即使申請了保就業援助,也不等於用於支付零散的推廣員。
所以,零散推廣員又一次被豁出抗疫基金的支援網。


「援助不公 支援不足」政府有責
從事零散工作的人士,大多數是中年婦女。以推廣員為例,因為同時要兼顧家庭及工
作,不少推廣員均選擇成為散工。基層家庭婦女就業零散化最主要的原因為支撐家庭
經濟,更是重要的收入來源。疫情下,她們照顧家庭的工作量大增,經濟壓力同時也
大增,徬徨搵工是散工工友的日常寫照。推廣員因為工作所需,經常走遍各區但收入
不穩。加上工時減少,故工友不能申請在職家庭津貼;部分炒散的工友則不能申請臨
時失業援助金。政府長期漠視工友的水深火熱,勞工法例保障並不涵蓋散工工友們。
當前面對如此緊急的經濟危機,政府仍然對散工人士視而不見,政策上更忽略對零散
勞工適切的保障。


工會要求政府為零散工補漏政策不足
1. 放寬在職家庭津貼申請︰在工時的要求方面要放寬﹔
2. 將失業援助金申請成為恆常,也放寬讓開工不足的工友可以申請﹔
3. 盡快重啟勞工法例修訂,以保障零散工日常的就業

]]>
疫下送暖【支援確診街坊】 https://hkwwa.org.hk/%e7%96%ab%e4%b8%8b%e9%80%81%e6%9a%96%e3%80%90%e6%94%af%e6%8f%b4%e7%a2%ba%e8%a8%ba%e8%a1%97%e5%9d%8a%e3%80%91/ Wed, 06 Apr 2022 02:49:57 +0000 https://hkwwa.org.hk/?p=2825 第五波疫情未見消停,確診人數仍然破千,生活步調依舊被打亂,被迫停滯不前。在除罩相見那天來到以前,我們都要好好活著,見字坐直,見字運動,見字照顧自己。

疫情期間,女工會收到不少來自確診會員及街坊的求助,表示沒有親朋戚友願意或方便協助送應急物資予她們/他們,縱理解卻無助。有見及此,女工會向受影響的街坊提供援助,協助處理日常物資所需,如快速檢測包、口罩、紙巾等,以解燃眉之急。

確診並不可怕,可怕的是要獨個面對確診後的生活。女工會一直與基層同行,讓街坊知道我們隨時都會站在他們/她們的身旁。

 

如果任何確診街坊有需要協助,歡迎隨時與本會聯絡。(電話:2790 4848/5402 8209)

]]>
疫下送暖【工友支援篇 – 清潔工友及推廣員】 https://hkwwa.org.hk/%e7%96%ab%e4%b8%8b%e9%80%81%e6%9a%96%e3%80%90%e5%b7%a5%e5%8f%8b%e6%94%af%e6%8f%b4%e7%af%87-%e6%b8%85%e6%bd%94%e5%b7%a5%e5%8f%8b%e5%8f%8a%e6%8e%a8%e5%bb%a3%e5%93%a1%e3%80%91/ Wed, 23 Mar 2022 06:30:11 +0000 https://hkwwa.org.hk/?p=2810 肺炎侵襲下,百業蕭條,各行各業均受到打擊,零售業面對人手縮減,生意額大減;清潔業面對高危工作環境,卻裝備不足。政府公布的第六輪防疫基金未有惠及所有清潔工友,目前只涵蓋商場、醫管局服務承辦商、受聘於專上院校及其服務承辦商、非官立學校服務承辦商的清潔及保安工作人員,前線回收業員工等。地鐵外判清潔工友、商店或寫字樓等私人聘用的工友等縱然同樣負責這個城市不同角落的潔淨工作,卻未能獲得同樣的津貼補助。而以零售行業來說,由於市面人流大減,大量銷售人員和推廣員都面對減少開工日數、放無薪假,或不獲安排工作的情況。如此變相減薪甚或被停工的情況於疫情下屢見不鮮,可是,政府對於受到嚴重衝擊的零售人員卻完全沒有任何針對性的援助。

清潔工人職工會於疫情期間,走訪全港各區,到訪不同的垃圾站、地鐵站、街頭巷尾。由於清潔公司眾多,給予工友的防疫用品數量和質素上各有參差,我們工會因而向工友們送上口罩及快速檢測包等防疫裝備,讓他/她們的工作能有多一份保障和安心。

推廣員及零散工工會走緊各大超級市場、百貨公司、工展會、展銷會、零售店,向推廣員及散工人士送上「勞工法例小冊子 」及勞工法例相關的單張,讓其了解更多關於自身的勞工權益。而疫情嚴峻期間,工會向她/她們送上搓手液、快速檢測包等防疫物品,讓站在零售最前線的她/她們可以有一個安全的工作環境。

肺炎病毒未見消停,更遑論何日會真正終結。在那天來臨前,我們都要好好活著,見字飲水,見字坐直,見字表達你對清潔工友和銷售人員,乃至其他行業默默付出的打工仔女們的謝意。

 

如果任何工友有需要協助,歡迎隨時與本會聯絡。(電話:2790 4848/5402 8209)

]]>
疫下送暖【社區經濟篇】 https://hkwwa.org.hk/%e7%96%ab%e4%b8%8b%e9%80%81%e6%9a%96%e3%80%90%e7%a4%be%e5%8d%80%e7%b6%93%e6%bf%9f%e7%af%87%e3%80%91/ Mon, 21 Mar 2022 05:19:00 +0000 https://hkwwa.org.hk/?p=2801 兩年多的時間過去,肺炎卻不曾減退,反見反彈跡象。基層街坊腹背受敵,在外對抗疫情,身心俱疲;在內面臨生活拮据,甚或失業。手停口停的現象不止出現在基層家庭,小本經營的商戶同樣面對困難。

承蒙J.A.M. Limited的贊助,女工會由三月中至五月底期間,於荃灣區進行「社區 生活 互助」計劃,透過連結二十多間來自不同行業的小店,並將面值三十元及五十元的社區消費券發放予荃灣區的基層家庭,實踐疫下的社區經濟,互助互惠互救。

我們均無法預測這個病毒會合適才會消停,我們的生活何時才能回到正常的步調乃未知之數。女工會於接下來的日子,會繼續連結地區內的持份者及勞動者,了解其所需,提供適合的援助。

如果任何荃灣區街坊有需要或有興趣了解,歡迎隨時與本會聯絡。(電話:5402 8209)
]]>
2020-2021 女工會審計報告(更新至2021年3月) https://hkwwa.org.hk/2020-2021-%e5%a5%b3%e5%b7%a5%e6%9c%83%e5%af%a9%e8%a8%88%e5%a0%b1%e5%91%8a/ Wed, 16 Mar 2022 17:44:38 +0000 https://hkwwa.org.hk/?p=2790

]]>
2021年度工作報告 https://hkwwa.org.hk/2021%e5%b9%b4%e5%ba%a6%e5%b7%a5%e4%bd%9c%e5%a0%b1%e5%91%8a/ Tue, 15 Mar 2022 10:10:56 +0000 https://hkwwa.org.hk/?p=2786

]]>
【三八婦女節】照顧勞累瀕爆煲.工作零散缺保障 https://hkwwa.org.hk/%e3%80%90%e4%b8%89%e5%85%ab%e5%a9%a6%e5%a5%b3%e7%af%80%e3%80%91%e7%85%a7%e9%a1%a7%e5%8b%9e%e7%b4%af%e7%80%95%e7%88%86%e7%85%b2%ef%bc%8e%e5%b7%a5%e4%bd%9c%e9%9b%b6%e6%95%a3%e7%bc%ba%e4%bf%9d%e9%9a%9c/ Mon, 08 Mar 2021 09:59:03 +0000 https://hkwwa.org.hk/?p=2763
三八婦女節
照顧勞累瀕爆煲.工作零散缺保障
2021 年的三八婦女節與過往不同,全球還在抗疫當中,聯合國數據顯示女性在疫情期間承擔了更多的家務勞動、更重擔的家人照顧、以至嚴重影響女性在經濟、就業和社會的參與。
在疫情大流行之際,政府政策作出支援很重要,可避免弱勢社群加劇貧窮化,但香港政府漠視基層、缺乏性別角度,就必會擴大因性別而造成的不公平差距,無助婦女在疫情後有更合理生活。
今年香港,婦女節正好在施政報告和財政預算發表後,可以反映政府忽視基層艱困、缺乏性別角度的政策內容。現時婦女的處境:
1. 照顧者壓力爆煲.照顧者為本服務刻不容緩
疫情下子女停學、照顧和家務工作量和壓力倍增,如遇上家人停工或開工不足,婦女作為家庭主要照顧者要承受壓力是過去日常的數倍。本會在 2020 年 12 月至 2021 年 1 月進行的調查,顯示九成以上婦女都反映疫情加劇了精神和情緒受壓,家人同樣有情緒以至家庭暴力瀕於爆發。
調查顯示的艱困生活,如:單親媽媽獨力照顧子女生活和學習已佔據大半的時間,加上家頭細務,每天只睡4小時;另外雙職照顧者因子女留在家、不能出外兼職,以至手停口停;劏房居住的因疫情失業,一家三口被業主趕走……
這些都不是特例,政府數據顯示1 20 至 39 歲的已婚女性的勞動人口參與比過去十年下跌,而當中無法參與經濟活動的一大原因為「料理家務」;因為香港的託兒照顧服務長期不足,都落在婦女身上,疫情下,除了照顧工作量、加上經濟、情緒、家庭關係等問題,家庭慘劇就瀕臨爆發點。社會已經出現多宗照顧者壓力爆煲慘劇,包括 2020 年 12月,一位全職照顧三名兒童的照顧者因壓力崩潰,企圖勒死其 7 歲兒子不果,最後上吊自殺身亡。
政府的財政預算案為安老服務和康復服務,增加杯水車薪的服務名額和宿位,而兒童照顧服務並無增加。本會認為需要訂立以照顧者為本的政策及服務,例如照顧者津貼就是其中一種從社會制度上確認照顧者勞動價值的支援,婦女付出的不單愛心也是生活的保障,而照顧工作也有額外的支出,如接送子女、送飯、照顧長幼或殘障家人陪診等。從性別主流化的角度,婦女承擔了照顧家人穩定了社會,應有喘息空間、支援在照顧方面的交通及託管開支等,而長遠應該在公共財政方面作出「性別預算」,以促進社會公共開支能更關顧改善婦女從屬於家庭的處境。
2. 政府要婦女工作但不修例.女性跌入次等勞工的惡性循環
政府過去幾年政策方向都要釋放婦女勞動力,一直宣揚「婦女一旦投入勞動市場便能解決經濟和家庭問題」的概念;但事實是,即使在相同教育程度、相同職業下,女性的工資中位數亦比男性低。而基層家庭的婦女賺取的收入,遠遠不足以聘請外傭取代自己家庭照顧責任,於是成為雙職照顧者 –– 就業市場一份工,回家繼續照顧工作無酬勞動。婦女處於「次等勞工」加「雙職照顧者」雙重身份的位置,承受多重責任和壓力,但回報和薪酬郤不成正比。
為就業市場提供低廉工資勞動力:據政府統計數據2 2018 年女性勞動參與率為 50.8%,相對 1997 年增幅高達 8.4%,但回顧同期的就業保障,郤沒有為這班填補勞動市場的婦女提供保障,尤其直接相關的勞工法例和工資保障。承擔多重角色,婦女可選擇工作局限於飲食業、清潔、及社會服務行業等。亦是散工、兼職、不穩定工作時間。零散工作被豁出勞工法例的保障,因工作不足 418 條例,得不到一般勞工應享有的假期津貼,年資計算的福利等。在各行業工種中,婦女往往佔最低層工種和最低工資的主要員工,就是「次等勞工」的待遇。
本會調查顯示,婦女工作賺錢是家庭經濟重要的一環。面對疫情影響,就業市場出現萎縮,可預見僱主為減輕支出,更多工種將趨向零散化、工作條件更差。政府抗疫不力,結果不應該由低層婦女承擔,以無保障的「次等勞工」及雙重照顧角色,為政府承擔社會和家庭的照顧和任務。
本會認為政府應重新審視僱傭條例中對零散工的保障,修訂 418 連續性僱傭關係條例,讓零散就業的付出,獲得尊重和作為主要勞工的保障;提升最低工資及作出每年一檢,讓低層工資能應付生活。而真正做到鼓勵就業釋放婦女能力,不應只從僱主角度出發,應該提高婦女在分娩生育的支援和保障,包括增加產假日數、提供有薪侍產假,支付全薪的分娩假期薪金,增設家庭照顧假期,建設家庭友善的工作環境。
3. 疫情加劇經濟危機,失業援助才是長遠社會保障
疫情未過,民生凋零、民心散渙,預見就業困難,家庭經濟更困厄。婦女作為家庭的財政司,都是想盡方法先照顧子女及家人,才想到自己。本會希望政府以民為先,長遠為市民福祉着想。在疫情下,更突顯過去法例的漏洞不足,所衍生的問題都浮現,保障更應及時,既能紓緩困境也能提供長遠保障。
設立「失業援助金」,是基本及長遠的社會保障政策,刻不容緩。
4. 借貸度日越陥越深,社會經濟營造社區關係
借貸度日已經是基層的生活經驗,現時財政司日後扮演「財仔」的角色,對陷於經濟的危機的市民來說,總算好過日後被淋紅油的恐懼,但市民更期望能有機會建立自己經濟能力。
政府凍結多年的小販牌照,應該作出檢討並重新出牌,讓民間的社區經濟可以發揮自助;也應放寛社區經濟政策,如墟市的政策和安排,讓社區生活可加強經濟能力。
在三八婦女節,本會綜合向政府作出以下建議︰
1. 訂立照顧者為本的政策和服務
提供照顧者津貼,支援因照顧工作而出現的經濟壓力;增撥資源發展照顧者喘息服務;增加被照顧者的服務名額和資助金額、以紓緩照顧者壓力。
2. 將無酬家務勞動計入生產總值(GDP)之中
政府應該在國民生產總值中計算「家庭照顧的無酬工作」,包括家務勞動所承
擔的公共開支,確認婦女對家庭及社會無酬的貢獻,無酬家務勞動的社會價值。
3. 檢討修訂現有勞工法例保障
政府應配合勞工就業情況,完善對零散就業婦女的保障。修訂勞法對生育婦女的支援,包括增加產假日數、提供有薪侍產假,支付全薪的分娩假期薪金,增設家庭照顧假期,建設家庭友善的工作環境。
4. 發展社區經濟,開拓民間經濟收入機會
就業困難,政府應開拓社區經濟空間和條件,包括︰重新發出小販牌照及更新政策,放寛墟市空間、提供社區,支援基層發展社區合作經濟。
]]>